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连环夺宝娱乐平台 > 正文
女性标签太多,我们只想分享7个勇敢的体育人生
2017-03-15 19:14 连环夺宝娱乐平台

  

  

  不管你承不承认,体育行业的女性是相对“失语”的一个群体。一部分人想到她们,第一反应是女汉子、足球宝贝、女主播。另外大部分人大概压根儿都没有想象过她们的工作和生活是什么样子,会有什么不同。有一件事很有趣,懒熊体育接触过很多这个行业的女性从业者,我们的破冰开场白往往都是:“体育公司的女生好少啊。”然后相视一笑。

  在策划这个专题的时候,懒熊体育的编辑部团队试图去勾画这个群体的轮廓,却发现这个工作的难度非常大,我们看到的是运动员、创业者、高管和从业者,她们个个活色生香、跃然纸上,但把她们作为一个群体放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一下子模糊了。我们不想去轻易贴标签,因为已经有足够多的标签。

  有幸的是,通过这次专题的调查和采访,我们了解到了很多女性从业者的另一面,她们中的很多人也向我们袒露心声。有的人在付出加倍辛苦,只为了不再被看作“花瓶”;有的人已经在反思,作为体育行业的女性,难道我一定要放弃那些女人的美好特质?有的人在抱怨不知道如何与男上司沟通;而有的人却一开始就意识到,女性在体育行业可以获得的优势。

  今天,我们只是想分享几个真实的故事。

  当女性站在竞技场上……

  “尽力做到我所能做的,成为我能成为的最好的样子。”

  ——安娜·奥斯曼(Ann Osman),综合格斗运动员

  

  “下一位登场的是马拉西亚第一位女子综合格斗运动员,安·‘雅典娜’·奥斯曼!”

  这是一场在新加坡室内体育馆进行的MMA(综合格斗)赛事ONE冠军赛。身穿黑色工字背心、戴着蓝色手套的奥斯曼在铁笼边随着紧张的音乐晃动着身体,细长的眉毛高高挑起,蹙着嘴唇,略带挑衅地看着自己的对手。

  奥斯曼的对面站着小她4岁的佘琳·林。显然,林出场的时候,观众的呼声更高。这不仅因为林是新加坡人,还因为奥斯曼来自与新加坡有着复杂情感联系的马来西亚。

  两位女选手都在等待自己人生中第一场ONE冠军赛的一声铃响。

  那场比赛,虽然双方一直缠斗,场面焦灼,最后三名裁判员中的两名判定佘琳·林获胜。虽然现场解说员更偏向于奥斯曼,但也同时承认,二人都有获胜的资格。林在获胜后,第一时间拥抱奥斯曼,并举起了奥斯曼的手向观众致意。

  “比赛虽然输了,但是正式大赛带给我的感觉还是此前没有过的。”回想起那一场比赛,奥斯曼并没有太多伤感。

  奥斯曼还有另一个身份——穆斯林。马来西亚的国教是伊斯兰教,根据其2010年的人口统计,约有61.3%的人口信仰伊斯兰教。不过,在众多宗教汇集的背景下(该国有大量佛教、基督教、印度教、儒教、道教等宗教人口),马来西亚的宗教环境较为温和。

  但是,穆斯林、女性和综合格斗运动员三重身份的结合仍然给奥斯曼带来了额外的关注。

  “过去,马来西亚的人可能对这项运动并不熟悉,他们当时对我的身份——一名穆斯林——也感到很惊讶。”奥斯曼对懒熊体育表示,“我代表我的国家参加了一场当时并不主流的比赛,的确引起了一些反应,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今年2月,运动品牌耐克曾发布过一支以穆斯林国家女性为主角的视频广告。在这个广告中,生活在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的女性仍然会因为参与体育运动而受到异样的眼光和指责。广告播出后收到的评论毁誉参半。

  虽然实际国情不同,奥斯曼仍然面临着宗教和职业在某些场景下的冲突。

  在2016年ONE冠军赛合肥站的比赛上,奥斯曼第一次在穆斯林斋月期间进行备战和比赛。为了兼顾传统和比赛,奥斯曼每天早上会喝一杯咖啡,吃一个苹果和一个鸡蛋,再进行训练,一直到吃晚餐。最后,她在比赛中战胜了对手海亚特·法拉佳。

  “我不是一个非常严格的穆斯林,但是我的确在践行着我的宗教信仰所倡导的价值观念,我相信认真工作,我也有作为穆斯林的一些仪式要去遵守。”奥斯曼说,“我并不是不知道会有冲突,我也不能说我所做的事情是百分之百被我的宗教认可的,但是我只能尽力做到我所能做的,成为我能成为的最好的样子。”

  说这话时,奥斯曼刚刚跑步一小时归来。她一边准备自己的午饭,一边通过Skype给我讲起现在的生活。综合格斗的赛场外,奥斯曼还经营着自己的旅游事业和健身房。去年,她穿上了婚纱。

  “所以你得找好自己的定位和优选项,需要一个支持你的团队和伴侣,(让)好的伴侣来支持你,平衡好自己的生活。”奥斯曼说。

  “我们也希望能展现更多的正能量,只是平时私下的生活中,我们更愿意释放真实的自我,更愿意和时代接轨。”

  ——惠若琪,女排国家队队长

  

  惠若琪同样在寻求平衡。2016年里约奥运会结束之后,作为夺冠功臣,她再一次成为品牌和媒体追逐的对象。

  身为中国女排队长,惠若琪会谦虚地说“人气高的是中国女排,我们只是沾了女排的光”。但是,现身综艺节目、为时尚杂志拍摄大片,都证明着她的人气和商业价值。今年初,惠若琪成为阿迪达斯SportsPerformance的代言人;在2月底举办的全国排球联赛首届全明星赛上,她经过球迷票选成为了全明星赛的“票王”。

  这个刚刚度过26岁生日的“90后”似乎已经习惯了引人注目。身高1米92的她每次上街,吸引来的回头率都是百分之百。“平常在人群当中都是鹤立鸡群。”她说,在街上碰到不认识自己的人,一般先抬头看看她,第二眼就会低头看她脚下有没有穿高跟鞋。

  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惠若琪表达了自己对待赛场内外事物的原则:“首先以训练比赛为主,空隙穿插活动,我自己喜欢尝试新的东西,但是还是要运用好时间,希望两不误。”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以宁泽涛、傅园慧、惠若琪为代表的新生代运动员打破了人们传统的“唯金牌论”的荣誉观。个性、颜值、段子,这些反映个人真实形象的横截面,变得比金牌更耀眼。

  惠若琪觉得这有利于消除外界对90后的误解。“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别人看到了我们90后的另一面,”她说。“我们在训练中也很能坚持、吃苦耐劳,我们也在传承女排精神,这种精神在我们身上也没有丢,我们也希望能展现更多的正能量,只是平时私下的生活中,我们更愿意释放真实的自我,更愿意和时代接轨。”

  当女性开始创业……

  “我做了很多网红没做的事情。”

  ——陈暖央,“暴走的萝莉”创始人

  

  我到达陈暖央位于杭州滨江区的办公室的时间是上午9点52分。此时,她早已在与总裁办公室两墙之隔的健身房里开始了为新品试穿和拍照的工作。

  3月初的杭州,室内不算暖和。陈暖央身穿玫红色、肩部网眼设计的运动短上衣和黑色紧身镂空弹力长裤,衬托着她恰到好处的腰臀比和清晰的马甲线。她不仅是淘宝上女性运动服装三皇冠店铺“暴走的萝莉”的创始人,还是这个品牌的模特,也是人们口中的“健身网红”。

  8分钟后,陈暖央裹上了黑色的羽绒服,走进了办公室。T型摆放的白色办公桌上堆得满满的服装样品、肉松、牛轧糖、化妆品、电脑,似乎能装得下她一天的工作、用餐和休息。

  2014年8月,已经健身一段时间、有了点粉丝基础的陈暖央,在自己的淘宝店上第一次上新。只有几千块启动资金的她,只上了三四个新款,都是她从代工厂里说好话买来的。

  一晃两年半过去了,“暴走的萝莉”已经能够为公司带来一年1.5亿元的流水,让原先三个人的小团队得以搬进目前将近800平米、俯瞰钱塘江的办公室。

  陈暖央正在盘算着扩大线上销售的平台和渠道,将产品类型进一步扩充,延伸至鞋类产品和跑步类产品,并且在上海开一家实体店。

  “女人的成功更难,因为在体力上是不如男生的,每个月还有因为生理原因带来的情绪影响,”陈暖央笑着说,“而且女性更偏感性,做一些决策还是蛮难的。男生有时候可以放弃自己的生活,但是女生不能,总想在最好的年龄什么都有。”

  虽然她说不能放弃生活,但除了过年给自己放一个星期假之外,现在她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公司上。逛街、唱K对这位27岁的“女老板”来说,都是浪费时间。

  健身是她为数不多必须坚持的自我时间。下班后,她经常是开车十分钟去健身,一小时后再开车回到办公室。

  陈暖央目前的新浪微博粉丝有111万,但她不再喜欢被称为网红。“我做了很多网红没做的事情。我不光是拍照选款,我还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每个部分我都会参与。”

  她强调自己没有整容。“我的颜值在业内不算怎么顶尖。“她说,“有自己独特的气质还是蛮有吸引力的。你只需要吸引能够被你吸引的人。”

  “女性需要有柔美的一面,但是职场上该aggressive还是要aggressive。”

  ——葛佩琦,SuperModelFit创始人

  

  葛佩琦站在哪里都很引人注目。留着一头亮红色的中长发的她出现在我面前时,穿着火红的运动内衣、白色运动外套、橙红色紧身裤,干练醒目的外形有点像《第五元素》里米拉·乔沃维奇扮演的女主角Leeloo。

  她曾经以类似的形象出现在让人们记住了她的沙宣广告中,也是一名给意大利《Vogue》拍过大片、走过各大时装周秀场的模特。

  现在,葛佩琦常被人提及的身份是“SuperModelFit 创始人”。有感于国内健身房对女性需求照顾不周,她在上海徐汇区开设了这家女性专属健身房。

  “我自己作为健身消费者,对之前的健身房不喜欢的地方,首先是销售,总是打电话骚扰你,”葛佩琦对懒熊体育表示,“然后,女性很注重卫生问题,而普通健身房很多男生的汗味、异味,不是很卫生;还有女性和男性身体结构不一样,所以健身需求也不一样。”

  走进SuperModelFit,三层楼高的健身房每一层的空间并不大,但是休息区、餐饮区、健身区一应俱全。室内空间以白色为基调,一尘不染。“塑型”是SuperModelFit的主要功能,会员可以参与瑜伽、舞蹈和塑型等多种课程融合的训练。这里还强调“空手来空手去”。女性健身需要的物品和服务都准备到位,包括衣物寄存、换洗;eco&more的洗浴产品;雅诗兰黛卸妆油;Jo Malone香氛;运动后鲜榨果汁等等。

  虽然人们会用“精致”、“小众”来形容SuperModelFit和女性专属健身房,但是葛佩琦完全不怀疑这个市场的潜力。

  “中国消费者女性为多,但是大部分女性现在真正健身的非常少,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站在SuperModelFit的屋顶,她阐述着过去几年对行业积累的理解,“现在很多行业对于健身健康的需求非常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趋势,也是一个非常小的起点。如果我能把女生市场做好做精,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个行业如果深入去做去挖,会是非常有潜力的。”

  英文中有一个说法,”Don’t mess with redheads(别惹红头发)“。一头红发的葛佩琦也承认,工作中自己既是团队的领导者,有时也是保护者,自己的行事作风有时会比较“aggressive(有侵略性)”。

  “男生看大方向,有时会忽略很多小事情。女生更多在意细节,大方向上没有看到那么遥远,或者那么强势,这就是又一个刚性和柔性的区别,要看你做工作室的目的是什么。”她说,“女性需要有柔美的一面,但是职场上该aggressive还是要aggressive。”

  “女性要保持自己美好的性格特质,这是老天给你的特别的礼物,丢掉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园园,“汗水兑换工厂”创始人

  

  同样看到了女性健身房潜力的还有园园。在留学回国后的第八年,她创办了自己的健身房——汗水兑换工厂。

  她对懒熊体育回忆说,自己在国外留学时,曾经在一节美学经济课上听到了一种理论:如果女性的臀部是有微笑曲线的(臀部下端与大腿相接壤的区域处有一道滑动的弧线),则该地区的经济是在上行的。“我当时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臀,好像并没有那么翘。”她说。

  在国外留学期间,园园在周围同学的带动下,玩遍了各种运动,攒了一大摞资格证书。可是回到国内,她又看到了满大街扁扁的臀部。

  “一个人老了,先老的不是心态而是体态。”园园如此解读自己创业的原因。

  园园并不愿意用专业性和健身效果替代健身的乐趣。在她看来,健身不是苦哈哈的跑步、举铁,而是时尚、性感和好玩儿的。

  听听她为课程起的名字——“心肺大保健”、“虐”、“铁人十项”……再看看这里的活动——运动派对、和周围夜店的互访、身体对赌……

  “很多人来健身,最满意的就是心情变好了。我们给他们内啡肽就行了。”园园说。

  园园有时候忙得“连哭的时间都没有”。但是,她并不愿意像很多女强人一样放弃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一天让我选择事业做大,但是改变自己的性格,我不会这样做,”她说,“女性要保持自己美好的性格特质,这是老天给你的特别的礼物,丢掉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当女性加入体育公司……

  “让你一个人去挑战一个东西,你可能未必有那么大的勇气,但是你是一个团队的时候你就发现试一下呗,有什么呢?”

  ——皮辉,迪卡侬工业采购人力资源总监

  毫无疑问,当体育产业的“她势力“崛起,就会有越来越多女性突破这个行业传统的性别鸿沟。国际人才咨询和猎头公司SRi在2016年7月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过去18个月进入体育行业工作的女性人数比过去增长了19%——不但有更多女性在体育组织高层中发出她们的声音,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进入体育行业工作。

  几乎每个周末,孙瑜都会在成都的几个运动康复或者普拉提俱乐部度过。有17年健身教练经历的她,已经是很多教练和康复师的导师,获得过很多机构的体适能私教和营养师认证,还是一个有30年跑龄的跑者。因为是早产儿,所以孙瑜在7岁的时候就开始通过耐力性运动加强自己的体能。

  每周一到周五,她有另外一个身份——迪卡侬大中华区副总裁、西区总经理。也是因为喜欢运动,孙瑜当初选择了一个体育公司,从职场新人走到现在,她已经在迪卡侬工作10年了。这份工作的好处是,让运动和工作结合到了一起。

  在迪卡侬,孙瑜其实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典型,这家公司的很多员工和管理层,都有第二重身份,或者是退役运动员,或者是某个领域的明星教练。

  

  迪卡侬还有很多运动爱好小组,他们会利用早上、中午和下班后的空闲时间一起运动,出去团建、出差甚至也和运动分不开。正因如此,还有不少员工在运动上面的很多个“第一次”都发生在这家公司。

  比如,迪卡侬工业采购人力资源总监皮辉今年年初跟团队一起去日本出差考察,其中一天就是去神户爬雪山。20公里的雪山徒步,从早到晚。出发前皮辉心里也没有概念,这将是一场怎样的行程。“让你一个人去挑战一个东西,你可能未必有那么大的勇气,但是你是一个团队的时候你就发现试一下呗,有什么呢?”

  这种经历,从皮辉加入迪卡侬之后,变得越来越多。曾经在大学田径队跑过400米、800米项目的她,来到迪卡侬后,有机会弥补了自己耐力运动的不足。在跑步还没有流行的时候,她就跑过半程马拉松。

  迪卡侬是体育公司中少见的女多男少的公司。据了解,目前迪卡侬的男女比例是49:51。在零售业务上,女性店长比男性多,尤其是在大北区,女性店长占到了70%以上。

  皮辉对迪卡侬的招聘标准用了一个有趣的词来总结——“上海老婆”。

  “就是必须符合‘上海老婆(SHLP)’四个字的人才能进到公司,Sportive,Helpful,Lively,Practical,运动、乐于助人、充满活力和脚踏实地。”她说。

  “公司男员工在讨论前台身材的时候,我很尴尬。”

  ——李尔,某体育媒体公司员工

  在懒熊体育的调查中,体育行业的女性,大多从小喜欢体育,无论是观看还是参与。李尔正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错落有致的短发,白净的小圆脸上不施粉黛,只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没有OL的西装裙和高跟鞋,棉T恤、套头衫、运动裤,和最流行的运动鞋,构成了她日常的行头。

  3年前,李尔加入了一家体育媒体公司。这对于从小爱体育、球场上“虐男生”的她来说,是个非常顺理成章的结果。

  大多数体育公司女多男少,李尔所在的公司也不例外,男女比例七三开,和理工类高校情况类似。

  

  和男同事们打成一片不成问题,但是李尔还是在职场中感受到了一些问题。

  “有时候公司来了个女前台,或者女客户,男生们都会讨论她们的身材,女员工才不这样。”

  “上级在面对女员工的时候会比较尴尬。我们上司在跟同级别的人开会的时候,对有的男生会揪揪耳朵,吐槽几句,但是对女生就不会。”

  “我之前的一个老板会觉得男生更能干活,能吃苦,女生可能不一样。”

  “工作中男女生的工作会有差别,男的更加容易跟客户打成一片,虽然可能女生沟通能力更好,但是不是所有体育行业的女生都懂球或者某项运动,共同话题就少了。”

  “但是有些体育公司对于男生女生招聘要求不一样,直接就不招女生,甚至有的大公司也是。虽然他们可能对于女性高管的比例有要求,但这是做给外面看的,要多元化,但是再到下面,中层的职位,就没有这个意识了。”

  这些感受,无论体育行业内外的女性看了或许都会频频点头。体育行业里,女性的身份是加分项还是掣肘,在李尔看来,还不好说。

  有句话说,你必须拼尽全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女性似乎必须要比男性更努力,才能获得同样的尊重和肯定。

  “和我对位打篮球的男生如果不了解我,可能会因为我是个女生不好意思防我,但是,当他们发现我是可以虐他们的时候,就得认真点了。“

  最后,关于我们……

  女性与运动似乎从未如此亲密。这是懒熊体育想要深入了解体育产业女性从业者生活状态的原因。当然,懒熊体育的女性员工也是其中的一员。

  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们”是好奇和激动的:看球是主业,工作是副业;集体活动不是饱含卡路里的深夜大餐,而是足球篮球羽毛球;朋友圈里渐渐多了晒肉和炫腹的人,自己不动动都没脸刷微信……

  “我们”发现,原来放弃高跟鞋、穿运动鞋上班,赶地铁可以更麻利;经常三五结群出去运动,出出汗气色好连化妆品都省了;外貌协会已经好久没续费了,看人只看胸肌腹肌肱二头肌了……

  可是,在职场中,尤其是在雄性荷尔蒙爆表的职场中,“我们”真的如鱼得水吗?

  

  在懒熊体育的调查中,很多女性都表示,体力、精力上的差距构成了女性职场上最直接的挑战。而竞技体育专业知识方面的略有不足则会影响到女性职场上的社交活动。也有部分受访的女高管反映,有意愿走到高管职位的女性不多,很多优秀女性最终都回归家庭了。

  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莉尔·桑德伯格在自己的《Lean In: Women,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向前一步:女性、工作及领导意志)》一书中,曾经讨论过一个名叫“海蒂/霍华德实验”的实验——当一个男性成功了,他会同时受到男性和女性的欢迎,而当一个女性成功了,不管是对男性还是女性来说,她都会变得不那么受欢迎。

  桑格伯格在这本书中还认为,相比于男孩和成年男性,女孩和成年女性都有低估自己技术水平、能力和表现的倾向。而当女性获得成功时,她们更倾向于将原因归结为运气和外部因素,而男性则归因于自身的能力。

  女性的地位提高了吗?从历史发展纵向对比来说,肯定是提高了。但是男女真的平等了吗?或许大多数人的答案还是否定的。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尔为化名)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http://sports.sohu.com/20170309/n482796115.shtml sports.sohu.com true 懒熊体育 http://sports.sohu.com/20170309/n482796115.shtml report 10966 不管你承不承认,体育行业的女性是相对“失语”的一个群体。一部分人想到她们,第一反应是女汉子、足球宝贝、女主播。另外大部分人大概压根儿都没有想象过她们的工作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