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连环夺宝娱乐官网 > 正文
记者实地走访快递网点 加盟商叹经营难 快递员怨
2017-03-15 17:51 连环夺宝娱乐官网

  加盟商,叹“经营难” 快递员,怨“工资少”

  追踪“圆通倒闭风波”,记者实地走访快递网点

  ■IT时报 汪建君

  “圆通倒闭风波”持续发酵,继这份网帖之后,坊间又流传出一份“圆通异常网点”名单,其中包括北京、天津、上海、深圳、广东、河北、湖北、河南等省市地区的部分网点无人派件或直接退回。这对上市不久的圆通速递有限公司无疑是一记重击,其股价应声下挫逾10%。

  近日,《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包括圆通在内的沪上多家物流快递网点,并没有发现爆仓现象。但加盟商对经营现状依然表示担忧,成本高企之下,利润收缩30%,感叹经营压力越来越大;快递员则对工资待遇表达不满,月入不足四千元,难以养活生计,想跳槽又不知去哪。

  走访圆通网点,未见爆仓

  一篇《圆通快递北京站点倒闭》的帖子将圆通推向风口浪尖,“圆通要倒了”,传言四起。

  2月16日,圆通速递有限公司对此在官网发表声明表示,圆通速递整体运营正常,包括北京区域在内的快件揽收均正常进行。针对此事,《IT时报》记者致电圆通速递CEO相峰,他表示:“一切正常”,除此之外没有更多回应。

  春节后,由于集中发货、员工未返岗等原因,快递业务整体运营压力较大是历年均曾出现的情况,也是整个行业的痛点。

  2月21日下午,记者来到圆通速递胶州路网点(上海圆静速递有限公司),只见网点门口停放着数辆运货车,地上七零八落地铺摊着大大小小的快件,快递员一个个忙碌不停,抄录、计件、上货、运输,屋内一名负责人正面向一群快递员在讲话。

  这名负责人是圆静速递有限公司的行政主管,她告诉记者,网点运营比较正常,目前人手有一百多,每天收件量大约八九千,派件量五六千,周转没有问题。春节过后由于发起积极的奖励措施——初七上班奖300元,初八上班奖200元,所以员工到岗很及时。

  她同时向记者表示,圆通部分网点在节后最初几天确实存在人手不足的情况,快件不能及时派送,有些网点还从她这里借调了十几个人去帮忙。随后,记者还走访了武定路圆通速递佳杨分公司和新会路圆通速递网点,两处工作人员均正忙着分拣配送,并未发现爆仓问题。

  利润减三成,加盟商感叹“经营艰难”

  和一片平静表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加盟商内心的不安,对加盟商来说,经营确实越发艰难了。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成本越来越高,除了每年缴纳5~6万元的加盟费之外,房租也在不断上涨,站点、办公室、宿舍楼加起来一个月租金就得花掉近13万元。她感叹:“这个压力实在太大了,而且圆通要求提高服务质量,这就必须加大人手,那样的话在人力、住宿、饮食等方面的成本将进一步提升。”

  屋漏偏逢连夜雨,除了运营成本攀升之外,最关键的还是利润在下滑。另一名孙姓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圆通现在的配送费太低,对散户来说,快件发往江浙沪地区,一斤以内是7元,超出一斤加3块;而协议客户则更低,平摊下来每件只收费4元~4.5元。他用一组数据对比直观地表明营收变化,以前一个快件大概能挣1元~1.5元,而现在降到了3毛~5毛,全年整体营收大约下降了30%。对于未来,他只“希望快递行业会变好”。

  有分析人士认为,加盟商的利润下滑是导致此次风波的一个重要因素,没有分享公司上市带来的利益,加剧了利益不均,从而激发了双方矛盾,也让快递加盟模式受到质疑。

  据了解,圆通自2016年10月上市以来,一直被称为快递第一股,其公开的第一份财报成绩也颇为可观,2016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113.95亿元,同比增长43.5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9.76亿元,同比增长90.74%。

  面对这样的质疑,圆通速递品牌传播中心相关人士对《IT时报》记者表示,圆通速递近年来由于不断加大信息系统和转运中心的投入,产生了较高的支出,短期之内可能会对利益分享机制有所影响,但圆通速递一直重视全网的平衡发展和利益分配,目前正在通过各项网点中转费补贴措施,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加盟商补贴考核与发放机制,建立较为完善的全网利益平衡机制,从而保证快递服务网络的协调性和稳定性。

  月入不足四千,快递员埋怨“工资太少”

  对于此次风波,圆通官方声明表示快递员未及时返岗是一个主要影响因素。记者走访发现,许多快递员都对于自己的工作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表示不满,低工资让他们养家糊口都很困难,这也是他们不愿太早回来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一线快递员有118万,其中五成以上收入在2000~4000元,近八成工作时长在8小时以上,促销旺季要达12个小时。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快递员向记者表示,工资是按派送件来提成,“(提成)不多,而且工作强度很大。”德邦物流的一名快递员告诉记者,自己一月收入大概四五千元,每天从早上八点干到晚上六七点,有时候会更晚。 而一名百世快递的快递员则抱怨,他去年收入最高的时期是在双十一前后,当时发了4500元,而平时在4200元左右,最低的时候甚至只有3800元。对此,他的感受是:“工资太低”,而且全年无假(春节除外),虽说平时可以调休,但却要扣钱,一年干下来,去掉在上海的生活开销,基本没有余下什么钱,“但我没有其他手艺,岁数也不小了,不想干快递又不知道能去干别的什么。”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姚建芳分析,快递员的薪资待遇问题一直是快递行业的一大痛点,这也是由加盟制自负盈亏的模式所决定,快递员的待遇问题直接影响员工的积极性和行业规范性。此次圆通事件是快递行业矛盾的一个缩影,如何平衡好快递公司、加盟商和快递员三者之间利益,关系到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