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连环夺宝娱乐官网 > 正文
女子找私人注射玻尿酸 右眼失明大面积脑梗死
2017-03-15 16:03 连环夺宝娱乐官网

   

  

   阿丹24小时都需要有人陪着,其男友在照顾她。

  

   阿丹注射完玻尿酸昏迷。家属供图

      市民报料

      去年9月,珠海一名25岁的女子阿丹(化名)找朋友在一间普通的民房内完成了玻尿酸注射美容,几分钟后,她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右眼失明,大面积脑梗死,部分颅骨缺失,左手左脚乏力。昔日开朗活泼的花季女孩变得内向抑郁。家人说,住院治疗五个多月,阿丹多次想轻生,母亲和男友不得不辞掉工作,寸步不离地照顾她。

      记者跟访

      一次美容为何成了毁容?花季女孩究竟遭遇了什么?南都记者采访了阿丹的家属、注射的当事人以及目击者,试图还原事发经过。

      24日上午10时许,珠海市人民医院7楼,25岁的阿丹仍在昏睡,手上插着管子,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因为手术和长期失眠抑郁,阿丹脸庞水肿得厉害,跟原来照片中的她判若两人。如果不是家人告知,南都记者怎么也无法将病床上的她与照片中的人联系起来。

      事件:注射玻尿酸后右眼失明

      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阿丹偶尔会醒来,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随后又昏睡过去。几天前,她刚做完一次颅骨手术,头部换了一块人工骨。“头部做完手术太疼了,最开始的两天,整夜整夜疼得睡不着,今天好了很多。”阿丹的母亲在一旁不断叹气。因为担心影响女儿未来的生活和婚嫁,家属要求匿名报道。

      回忆起5个多月前的那起意外,家属依然难以接受。阿丹的男友林先生介绍,去年8月份,阿丹看到好友蒋丽(化名)发布了一条微信,介绍其朋友刚从韩国学完美容归来,能给人注射玻尿酸,瘦脸针,其女友当时就怦然心动,觉得找熟人做知根知底,而且价格也比在整形医院便宜很多。

      蒋丽推荐的这个会做美容的朋友叫毛小丽,29岁。“我现在也很痛苦,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蒋丽昨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其确实帮毛小丽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美容信息,当时只是出于好心,阿丹后来感兴趣,联系注射玻尿酸,但其当时并未特意推荐阿丹去做美容,而阿丹与毛小丽本来就认识,只是通过她互加微信好友,至于两人后来是怎么聊的,如何约定美容的事情,她不清楚这些细节,只是到了9月6日,阿丹打电话,说要到毛小丽家里打玻尿酸,要自己做个伴,“当时我母亲刚去世一个月,心情不好,本来不想过去,因为阿丹平时跟我玩得很好,我出于好心才同意。”

  

      在毛小丽家里,阿丹遭遇了什么?阿丹在一份手写的情况说明中回忆:毛小丽先给她注射了一针2000元的瘦脸针,随后又在她鼻子上打了一针1500元的玻尿酸,玻尿酸注射完几秒,毛小丽叫她睁开眼睛,“我就突发眼睛剧痛,右眼看不见,紧接着头剧痛,最后左手不能动无知觉。”

      男友林先生补充说,这些症状都是在注射完玻尿酸几分钟内发生的,毛小丽随后和一起陪同的蒋丽将阿丹送到医院。

      现况:毁容失明后多次想轻生

      珠海市人民医院的病例诊断显示:阿丹鼻子注射玻尿酸后右眼视物不见,头右侧头痛、恶心呕吐及左上肢乏力,最后诊断为右眼视网膜中央动脉堵塞,右眼失明,大面积脑梗死并出血,形成脑疝。

      家属称,经过抢救,人救活过来,但这一次美容对阿丹造成的创伤已经无法挽回,除了右眼失明,动脉堵塞和大面积脑梗死也导致记忆力衰退,反应变得迟钝。

      “经常有什么事叫我过去,等我走到床前她就不记得了”,男友林先生称,她和女友交往近一年,女友过去的记忆力很好,这次美容失败就像变了一个人。除了身体上的创伤,女友的性格也变得抑郁内向,原来开朗活泼,喜欢笑,现在变得很沉默胆小,24小时都需要有人在一旁陪着,否则就感到不安全。

      阿丹的母亲说,女儿原来在珠海做美发,发生意外之前正筹划自己开一家店,如今却只能躺在床上。女儿还年轻,没有结婚,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毁了,过去几个月多次想轻生,经过家人长时间的悉心照料,精神有所好转,但还是沉默寡言。

      家属:为治疗借了十几万元

      阿丹的母亲说,女儿美容失败住院抢救至今,已花费医药费、护工费等超过15万元,毛小丽仅支付了约5万元,余下十几万都是她和女儿男友借来的。“为了照顾女儿,我和女儿的男友辞职了,全靠亲戚接济,希望毛小丽能负起责任,”阿丹母亲说,当初女儿住院抢救时,毛小丽央求不要报警,并承诺愿意承担医药费,她考虑到救人要紧,担心报警后毛小丽拒绝支付医药费便同意了,哪想到毛小丽在支付医疗费两三个月后就撒手不管了,如今家人打电话过去也被拒绝接听。

      家属提供了2016年10月底与毛小丽在医院协商治疗费用问题的视频。画面中,毛小丽坦言为阿丹注射了玻尿酸,表示不会推卸责任。今年1月,因迟迟未拿到后续医药费,阿丹家人选择报警,将毛小丽告上法庭,起诉对方非法行医,索赔治疗费用30余万元。

  

      注射当事人:曾多次提醒阿丹有风险

      为了还原事件经过,南都记者昨日就此致电采访了另一方当事人毛小丽。她坦言自己在家中为阿丹注射了玻尿酸,刚注射完毕,阿丹就表示眼睛看不见,头剧痛,其随后将阿丹送往医院治疗。

      但毛小丽强调,阿丹在来她家里注射之前,她得知阿丹刚好来月经,当时多次明确告知有风险,来月经不能做,是阿丹一再坚持要做,她已经尽到了提醒告知的义务。事发后,其一直积极承担责任,并没有推卸,只是阿丹家人提出的要求太高,中间一段时间出院回家休养,还要求其每月支付一万块钱,其自身收入不高,这么高昂的花费根本无力承担。对此,阿丹家属表示,并未狮子大开口,只是阿丹第一次治疗出院,因为颅脑受损,手脚乏力,动作不灵活,需要坚持进行理疗和针灸,逐渐恢复肢体的运动能力,相关花费一周就要一千七八。

      处理结果

      目前,家属已经向警方报案,并起诉进行玻尿酸注射的当事人,索赔30多万元。被起诉的当事人毛小丽则告诉南都记者,自己在为阿丹注射之前,多次提醒其有危险,最好不要做,是阿丹坚持要求注射,其并非非法行医。目前,该案还在审理当中。

      TIPS

      注射当事人:并未收费 不属于非法行医家属:阿丹出现严重反应 对方当时来不及收费

      那么,毛小丽在家中为她人注射针剂美容是否构成非法行医呢?根据卫生部颁布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注射玻尿酸等微整形属于医疗美容服务,只要是医疗美容就必须要在具有资质的医疗机构里进行。业内人士表示,我国医疗美容机构只有三类,一个是诊所、一个是门诊部、一个是医院。

      阿丹的家属据此认为毛小丽在家中注射,显然构成了非法行医。但毛小丽予以否认。她说,自己并不是靠这个(美容)来吃饭的,事发后也没有向阿丹收取费用,而阿丹也是她第一个进行注射的对象,之前并未以此牟利或向他人注射,因此不属于非法行医。

      “这是在推卸责任,”阿丹的家属表示,毛小丽都是先注射、后收费,因阿丹出现严重反应,毛小丽当时来不及收费,但这并不能否认毛小丽私自注射,给她人进行整容的事实。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杨亮